Mr.Z

JinSon
个人PS

出轨了我!对这个弟弟爱的无法自拔。

芹菜菜芹:

大概一天不吸小男孩我就枯竭了()
他太可爱了(´╥ω╥`)

👉🏻给我嗑💋

圈子更新换代太快了
一起嗑基的小伙伴们走的不多
但是当初看着刷猪尔的几个西皮洁癖的小伙伴几乎都不在了

应该再不会有想投入那么多的西皮了吧。
即使很久不刷,心里也是放不下的。

刚认识的时候王嘉尔总说我是JYP新人男子组合的成员,这个介绍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从雷尔一刚出道开始,一直到俩周年也是,都迷你五辑了也还是新人。kkkkk 这个团初心一直在呀。(不知道为啥就是想说这个😶)
没有陪着走开头最难的那段日子,也错过了至今觉得最好看的打球哇时期,但也算是幸运的看着陪着从第一个一位一直走到现在的金唱片本赏了。真的很幸运,像是和你们一起成长了。
未来还很长,我们终将会遇见,我们终将会面对更开阔更斑斓的人生。
亲爱的GOT7,三周年快乐❤❤❤❤❤❤❤

帖子数和粉丝数都比我预料的好很多
毕竟我们是正主抗旗帜的西皮~
感动🎉🎉🎉

【谦斑】出走的太阳

巨可爱啊~

亦桐:


你见过世界末日吗?


电影里的世界末日,山呼海啸,电闪雷鸣。沉寂数百年的火山猛然醒来,岩浆滚烫如同大地的鲜血,冷却后凝成一道道血痂,若有花纹。


末日真的到来时,才没有飞沙走石的情节,不过是太阳无缘无故地失踪,世界陷入了永夜。



斑斑打开电视,新闻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全世界都在找太阳。


"美国哥白尼实验室今日启动了'不夜城'项目,现已研发出一号发光体,短期内有望投入使用,代替失踪的太阳正常工作。"
"调查显示,瑞典、冰岛、挪威、丹麦人民对人类未来持乐观态度,现身说法告诉世界人民不必恐慌。"
"太阳失踪的第七天,仍然生死未卜,曾杀害其八个替身的后羿后人中华民族,恐怕难辞其咎。"
……


关掉电视,斑斑舀了一瓢水,转身去小院儿伺弄他的花花草草。没了阳光普照,眼看着就要开花的山茶,不知还能活多久。


"你好,请问……能给我一口饭吃么?"小院的篱笆外,长蘑菇似的出现了一只小脑袋,脑袋周围隐隐散发出一圈金光。


像是佛光。
嗯?
这是见到菩萨了么!


"我已经七天没吃饭啦,能不能留我一起吃顿饭?我可以给你好多好多的光和温暖~"金有谦笑得一脸纯良。


"菩萨请进!"
"错了错了,我不是菩萨……"
"可您在发光呀!"
"我是太阳当然会发光啦~"


嗯?
你说你是太阳?
你不好好在天上挂着来我家蹭饭?
你知道全世界都在找你吗?
你咋不上天?


以上吐槽弹幕一样飞快从斑斑脑海里飘过。



"太阳,您慢点吃……"斑斑眼看着自称太阳的男子狼吞虎咽地吃光了五大碗米饭,周身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金色光芒。


"还是凡间的东西好吃~"金有谦像只花栗鼠一样鼓着腮帮子,连连称赞。


"那您也不能随心所欲地下凡啊!"斑斑代表全人类对太阳表示谴责。


"其实……我……我最近好像得了恐高症。"
.
.
.
开什么宇宙玩笑!


"是真的!最近上班的时候老是一阵阵发昏,天旋地转的,总觉得脚一滑就会从天上摔下来……我也知道给大家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但是恐高症痊愈前我恐怕得请个病假……"


"斑斑啊,我在地上的这段时间能不能住在你家?"小太阳眨巴着眼睛撒了个娇,睫毛扑闪,像是日落时分正正飞过半轮红日的一对海鸥扇动的羽翼。







"不!你不如让我死!"


金有谦缩成一团蹲在墙角,像只倔强的小兽,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警惕着斑斑的靠近。


"我们不是说好了有病得治么?都下决心上了天台,您好歹往下瞧一眼啊……"斑斑查了很多恐高症的资料,病因大多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出于对下坠的原始恐惧。治疗方案之一是让患者暴露在高处,意识到自己不会下坠后,就能逐渐摆脱这种恐惧。好不容易说服金有谦上了天台,未想他一上来就犯病,斑斑好气又好笑,只好也蹲在地上,循循善诱。


"掉下去怎么办!这么高会摔得粉身碎骨的我的斑!"
"没事没事。掉下去的话我会帮你收尸的……"
"斑!!!"
"好了好了我牵着你好不好?我会拉住你不让你掉下去的~Trust me!"


好说歹说,斑斑终于牵着金有谦,一步一步挪到了栏杆边缘。金有谦缩头缩脑地往下望了一眼,下一秒便狂叫着"不行了要死了"死死地抱住了斑斑。


"你再看一眼。"


"不要!拒绝!会死人,哦不,会死太阳的!"


"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下不来……腿软……"


恐高症第一个疗程,以金有谦像块年糕一样粘在斑斑身上被拖回家而宣告失败。







太阳失踪了,可生活还要继续。恐慌的情绪最终归于平静,人类有条不紊地部署着世界新秩序。用于机场照明的投光灯广泛应用到了各种公共场所。街灯数目指数增长。建筑物内部,穹顶绘制成了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的模样,自欺欺人地予以慰藉。各大城市开设了日光浴场,人气爆棚,哪怕是人造的沙滩人造的海水人造的阳光。


愿意的话,随时随地都能灯光普照亮如白昼。



住在斑斑家的日子里,按照约定,金有谦每天中午吃完饭都会搬根小板凳乖巧地坐在小院儿中央安安静静地发着金光。


小院儿里的花花草草活了过来,比永夜来临前还要精神抖擞。金太阳往那儿一坐就能让万物生光辉。


茶花开了。大朵大朵的白色山茶。


斑斑也常常搬把椅子,坐在金有谦身边晒会子太阳。


"有谦啊,是每颗星球都能化成人形么?"
"是啊是啊~但我是银河系最帅的一颗球~"
"那月亮是不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像嫦娥一样?"
"才不是,月亮是个叫JYP的大叔,像猩猩一样。"
"云朵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软绵绵又粘乎乎,可以吃,像棉花糖。"
"下雨的时候你都在干嘛呢?"
"在洗澡。"
……


不得了。在世人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斑斑守着一个人的红太阳,听了很多宇宙级的八卦。


"斑斑你看,就算没有我,人们还是活得好好的呢~"


"少废话,明天还是得跟我上天台,有病医病。"







"有谦啊,去散会儿步吧~"吃过晚饭,斑斑同往常一样招呼他家的太阳出去走走。


"来啦!"小太阳戴上帽子,围上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透不出一丝光亮。


"你还挺有身为宇宙通缉犯的自觉。"


回家的路上,金有谦异常沉默,斑斑拉了拉他的手,掌心滚烫。


"斑斑,花谢了呢。"
"嗯?没呀,山茶不开得挺好……"
"我是说邻居家的花。"


街坊邻里都是惜花之人,曾几何时,各家的小院儿都打理得赏心悦目,这家紫藤摇曳,那家绿萝长青,穿过长街,永远花团锦簇,芬芳馥郁。如今,除了斑斑的小院儿,每户人家的花圃里焉的焉枯的枯,回天乏术。


"新闻里说人类已经找到永夜之中生存下去的办法,但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太阳能是万物生长的根本能源,没了太阳,末日迟早会降临。"


"我想我必须回去了,斑。"


……


"那恐高呢?你的恐高症怎么办?"


"我想已经治好了",金有谦歪了歪头,眉眼带笑,"曾经的我害怕从天上掉下来,怕得要死,如今巴不得骨碌碌地滚到地上来找你玩~"


"你……不会想我么?"


"你们人类发射到宇宙中的人造卫星都是我的望远镜,我会时刻注视着你的~"


"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


"你走到阳光下,安心晒会儿太阳,每一次阳光普照都是我想拥抱你啊。"







太阳出来了。


头一次,"太阳出来了"被当作新闻头条,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不久后,人类活动一切照旧,暗无天日的那段日子,仿佛一场大梦。斑斑偶尔会抬头迎着刺眼的阳光扮个怪相,万一被卫星拍了下来,那个人,哦不,那颗球也许就会看到了吧。



今天又加班了。归家时夜云已成一片紫色,很深很深的紫色。天上有星子,千万盏灯。


斑斑远远看见自家的窗户透出温暖的橘黄色灯光,心下一惊--



我早上出门时又忘记关灯了?



推开小院儿的门,灿烂无比的笑脸欢脱地迎了上来--


"我今天下班比你早哦~咦!斑斑啊一个月不见你咋晒得这么黑?"


"烫烫烫烫烫你离我远一点……也不用那么远啦!"



End.



#哈哈哈哈哈脑洞越开越大怎么办救救我


#本来想写正剧风没写两段儿就歪文了( ´▽` )ノ


我的小心眼暴脾气可怎么办呢😔

所有的人都没你们可爱。

以你为名的勇敢

「猪尔」

-
与朴珍荣再次相遇,王嘉尔也一直摆脱不了自己只是一厢情愿的念头。从前就是自己各种不要脸的粘着朴珍荣,多年后又是自己重新找的他。目前两人算是热恋期吧,朴珍荣也一直泡在医院,但是由他开始的联系几乎只有寥寥数条短信,电话见面更是没有。
不是不埋怨,也想赌气让朴珍荣主动来找自己。结果却都是很自然的,王嘉尔一次一次的在医院人来人往又嘈杂的走廊穿梭着,就像想要戒毒又复吸一般,朴珍荣温柔的宠溺的话语同微笑太像是要定时服用的毒。
“珍荣啊,这一辈子的热情好像都用在你身上了。” 王嘉尔喃喃自语,“但是谁说热情不会枯竭呢。”

-
朴珍荣在这段感情里始终是清醒的。
所以朴珍荣一眼就能够看到一旦两人的事暴露于世之后世俗对这段感情的侧目、家人对二人的痛心疾首,荆棘丛生的未来横在他的面前。而他出身平凡,被赋予出人头地的希翼,从小当惯了乖宝宝,过顺了没有波折的人生,不是不爱,只是不敢,在他一切想要主动联系王嘉尔的时候。
他太爱王嘉尔的全身上下散发着自信,生活得肆意而认真的样子。而那种样子需要多少勇气来堆筑他也太清楚了,只怪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取之无尽用之无竭的勇气更是奢侈。
朴珍荣又一次投身于工作来回避,和以往一样。

-
清晨的医院就开始忙碌起来了,王嘉尔像一个普通的患者一样,在门诊大厅等着朴珍荣下夜班,也带着几分焦急。
突然门诊一阵喧嚣,骨瘦如柴的青年男子,在一个同样黑瘦女子的搀扶下急急地闯了进来,女子尖锐的声音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刺耳:“快快快来医生啊,救命啊!”
与此同时年轻男子剧烈的咳嗽着,鲜红的液体混着泡沫从口中竞相涌出,上身的T恤完全被血水浸润。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一时间竟没有人上前去帮忙。
王嘉尔一个箭步上前扶住男子,仗着自己是医生家属,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医学常识对着女子说:“我扶他去急诊,你快去急诊挂号,快快快。”
年轻女子手足无措地看着王嘉尔,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像是自言自语。
王嘉尔对着女子又是指路又是说明挂号方法,无奈又急迫的情况逼得他满头大汗。
“我,我们,医生不会见死不救的,你救救他吧,不用挂号,不是,不能挂号,没有钱⋯⋯”终于王嘉尔听清了女子的意思。

-
朴珍荣刚放下崩了一整夜的神经,出了科室之后就听到同事都在议论:不久前,有个白发的帅哥,好像是那个击剑的运动员来着,门诊帮了一对年轻的夫妻,亲自送那个大咯血的男人到急诊,还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给了一起来的女人。你们说说这人是善良,可也太大胆了吧,人都咯血成这样了,居然一点自我防护措施也不做⋯⋯
想象着王嘉尔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子递出一叠人民币,身上还靠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陌生男子,自己手臂上衣都是染斑驳的血迹,那壮烈的画面,朴珍荣脑海中一直绷着的弦好像断了。因为大咯血联想到的:结核、非典⋯⋯恶性传染病。
果然不出所料,在朴珍荣赶到急诊的时候被告知王嘉尔已经被隔离了。并且由于本院不是专业传染病医院,暂时没有人给年轻男子诊断,只是隔离,一切需等待传染病医院派专门的医疗队才能进行。
隔离的病房在清冷的老楼地下一层,距离解剖学教室不远。朴珍荣想起,有段时间王嘉尔热衷于了解他们俩分开那几年是他如何过得,就缠着他逛他学习工作的地方当然也包括老楼和其中的解剖学教室。那时看似胆大包天做任何事都肆无忌惮的王嘉尔就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直到出了医院也没放开。

-
王嘉尔蜷缩在大白天就需要白炽灯照明的房间里,觉得自己救了全世界的豪气早就消失无踪,对着满世界的白色生出了绝望的恐惧,倒不是隔壁的解剖教室,而是朴珍荣。他会不会来,他不知道我今天来找他吧,而且他大概还不想我们的关系完全曝光在众人面前吧。
有点大男子主义的王嘉尔抹起了眼泪,继而眼泪决堤。

-
朴珍荣找了各种的关系,突破了一切的阻碍,最终站在了哭到恍惚的王嘉尔面前。
“珍荣,你来了,呜呜呜,珍荣,你别过来,我怕,我怕,我怕,传染给你⋯⋯”王嘉尔泣不成声,后退了一步身子缩在墙角,双手却诚实的举了起来。
朴珍荣顺势把人拉到身边,揽进怀里,一下下的摸着怀里人儿的脑袋:“别怕,别怕,别怕⋯⋯” 别怕,就算是感染末日病毒,身边也有你。

在王嘉尔的恐惧面前,朴珍荣好像没法担心那么多。此刻的他,像不像一个勇敢无畏的superhero?




(果然还是写不出生动的故事😂😂😂 随便吧😭)